勿將通識科討論上綱上線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新高中學制改革原意雖好,但是如果推行時考慮不夠周詳,或執行時荒腔走板,往往就會好心做壞事。尤其是通識科,筆者看到了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極端,即從填鴨式教育走向漫山放羊式教育。填鴨式教育扼殺學生的思辯能力,漫山放羊式教育則令學習漫無目的,學生無所適從。這兩種教育方式同樣要灸得,必須將教育重回正軌。

新高中加入必修的通識教育科,脫離不了必考必答等填鴨式考核方法,更放任地無邊際讓老師自訂教材,根據自己的喜好、政見、所屬派系去教學,學生苦不堪言﹗ 筆者曾多次公開表態,我們支持通識教育,但不是以這些強迫洗腦、以公開考試的方式來考核,其考核的方式不但備受爭議,且將影響同學入大學的機會。若反對改善通識教育科的政客稍為做點功課,我在2009年開始已在報章及立法會指出通識科存在的各種問題,當時還未有「國教」問題出現,為何一眾泛民議員的支持者完全不提?通識教育科作為高考必修必考的新科目,經歷過去三年的實踐,通識科考試必答部份側重政治議題:而校本評核部份更可能令類似「粗口教師」林慧思、有強烈政治立場的老師,強迫學生接受其政治觀點;以致出現類似「佔領中環」等偏頗的政治教材等問題,一直備受社會的廣泛關注。

雙重標準看待通識科

通識科被政治騎劫,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年初以來,有關「佔中」的討論無日無之,「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更加深入學校演講,鼓吹公民抗命。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早前更推出「佔領中環」通識教材,雖然一再改版,但並不改變有關教材內容偏頗的本質。教材修訂版其中重要部份仍然將「爭取普選」與「佔中」畫上等號,令人擔心學生仍然未掌握維護法治精神,已經被另類「洗腦」,挑戰法律。

通識科包括六個單元,政治議題只不過是其中一個。筆者已公開說過很多次,通識科老師可以討論政治,但不應該將類似「佔中」這類高度政治主觀性及行動性議題,作為必學必考的內容,學生毫無選擇。坊間已盛傳「佔中」已被「補習天王」貼為明年公開試的必答題。通識老師許承恩說通識科有必答題是為了減少學生「貼題」的習慣,恐怕這是不肯正視通識科作為公開考試的必考科,面對嚴重的問題的一個藉口而已!當年批評「國教」會洗腦的人,今天卻擁抱「通識科」必須以必答題,去強迫學生學習類似佔中等爭議題,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甚麼呢?筆者希望通識科回到適合中學生學習的正軌,公平公正對待通識科六個單元,確保通識符合「全人教育」理念。

為了改善通識科面對的問題,關注通識科教育聯席會議提出八大訴求:
一、通識科原意是令學生得以全人發展,為社會培養通才,確保通識科的教學對學生成長起正面作用。
二、通識科考題應更符合中學生水平,避免學生難以掌握,無法分析學習。
三、正視通識師資培訓問題,關心通識老師面對的困難,協助提供更容易使用的教材,教材必須涵蓋所有單元。
四、改善通識科投訴機制,加強校方監管的角色。
五、公平公正對待通識科六個單元,確保通識符合「全人教育」理念。
六、通識教材、講座不能偏頗,必須涵蓋各方意見。
七、通識評核機制應該陽光化,同時增加成員選拔的透明度並接受監管。
八、檢討通識必答題的必要性,以及通識科應否作為必考科目,增加學生選科的選擇權。

以上八點,是本人與一眾聯席成員對通識科的具體建議。建議經過多名正在任教通識科的老師反覆討論其可行性,目的是令通識科的評核制度更公平及更適合中學生,能給予社會受眾更大的信心。

提供學生更多選擇有何不妥?

我們的建議,主要是希望檢討通識必答題的必要性,以及通識科應否作為必考科目,增加學生選科的選擇權。可是,一眾泛民政客及其支持者卻害怕到拒絕討論我們真誠的八點建議,並以一貫的政治打壓手段,發起所謂聯署行動,企圖阻止民間發自內心想改善通識科的聲音。他們認為只有將問題上綱上線,才會嚇怕市民不再發聲,我可以說,「聯席會議」的八點意見發表以後,我們經已收到坊間的支持者向我們陳述更多具體問題個案。聯席歡迎關心通識的人各抒己見,但必須指出,聯席並沒有提出要求通識科老師申報政治聯繫,亦沒有提出通識科不能教政治,更沒有提出要取消通識科。

聯席主要提出不要在通識科設必答題,希望拒絕檢討通識科的一眾政客及其支持者可以尊重不同意見,不要抹黑「聯席會議」的八大訴求,讓通識科討論回到正軌。

社會是通識科的受眾,若社會出現了這樣多對通識科被政治騎劫,背離通識科設科的原意甚至有一些個案指出老師的政治立場,令家長、學生感到困擾,作為學科的提供者,難道不是時候要自省嗎?筆者希望社會各界,特別是教育界人士能以更開放的思維,真心聆聽各種意見,改善通識科,攜手一齊救救孩子,讓香港的下一代在一個健康快樂的學習環境下成長。

(刊於  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