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政治躁動可以轉危為安 (張華峰) – 評論文章

早前,衛星圖片中看來活像一頭紅眼黑兔的超強颱風「天兔」,本來來勢洶洶,直撲香江,尚幸臨時轉向,過門而不入,未對香港造成甚麼破壞。筆者靈光一閃,想到本港愈趨繃緊的政治氣氛,究竟最終是否也會化險為夷?實令人關注。我在想,究竟香港何時生了個怪病,怎會一有小小的風吹草動,都立刻揚起滿身敏感的政治病,隨後是鋪天蓋地式的口誅筆伐。曾經這個以包容理性、言論自由見稱的城市,失去了細水長流的耐性,卻充斥著暴虐的躁動與低壓。

一個歌手的幾句「打氣說話」,轉眼間熱爆網絡,換來的不是平和的各自點評、各抒己見,而是充滿語言暴力的人身攻擊,甚至是自我標榜身居道德高地,劃清界線般斥責歌手「非我族裔」。伏爾泰那句「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我一向奉為圭皋,但很明顯,香港某些人缺乏這種胸襟,或者是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而刻意漠視了別人所擁有的同等權利。

普選議題,也不例外。我反對泛民主派著力吹捧的「佔領中環」行動,既因行動「不見其利,先見其弊」,必將衝擊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及為香港社會帶來更多長遠的不穩定因素,更因無論泛民主派如何粉飾「佔中」的「和平與愛」,也無法更改其背後欠缺「市民支持」的事實。

700萬香港人,對政制發展,對落實普選,意見的紛紜,立場的迥異,是不爭事實,「佔中」倡議人將自己視為「真普選」代言人,本就有點「自我膨脹」,而無論商議日或參與團體、政黨,都是「圍內人」,就令人更不能不質疑這個「小圈子」所追求的普選方案,如何真實反映主流民意。

且泛民主派總愛上綱上線,把建制派堅持任何政改方案,均須符合基本法和人大決定的主張,都輕易貶抑為有篩選成分的「假普選」,試圖把自己放在道德高地上,不願與其他社會持份者作良性討論,求同存異。部分泛民中人,又不斷強銷所謂的「公民提名」方案,毋視這是在基本法框架上的僭建物,這樣蠻橫的行徑,又豈有「民主」和「法治」的成分可言?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但在當前泛民主派有份營造的這樣壁壘分明、你死我活的政治對立下,筆者對達成普選共識的前景不免感到有點悲觀,尤其是「佔中」所引發的不安和躁動,會否令明年9月在港舉行的亞太經合財長會議,蒙上甚麼陰影,著實不容掉以輕心。但願香港這塊福地,可以再次找到化解危機的良方。

(刊於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