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立法盡快止暴制亂對香港市民有利 (林建岳) – 評論文章

在香港未能完成立法,而國家安全問題在香港日益突出的情況下,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訂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並將有關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既能夠做到針對當前的嚴峻形勢,維護國家安全,又顧及了香港自身難以完成有關立法的政治現實,是當前最務實可行的做法。中央此時決定為香港進行國家安全立法,盡快在香港止暴制亂,讓香港社會秩序重回法治軌道,令香港經濟不至繼續惡化,令民生得以保障,對香港700 多萬市民都是好事,相信會得到市民的理解和支持。

在香港,國家安全已經受到來自內部和外部勢力的現實威脅和嚴重損害。美國用制裁作為手段高調介入香港事務,香港的反對派政客絡繹不絕到外國請求制裁香港,反修例暴亂仍未止息,有極端組織公然鼓吹「香港獨立」等等。這些都敲響了香港國家安全的警號。

中央有權有責堵塞國家安全漏洞

環顧全球,國家安全立法都是屬於國家的立法權力。全國人大在制定基本法時,考慮香港當時實際情況,通過基本法第23條規定特區自行立法禁止七類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這是在「一國兩制」下作出的特殊安排,體現了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充分信任和對香港實行與內地不同的法律制度的充分尊重。同時也要看到,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並不改變國家安全立法屬於中央事權的屬性,全國人大常委會具有憲制的權力和責任完成國家安全立法,堵塞香港的國安漏洞。

香港回歸祖國接近23年,仍然沒有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導致香港在國家安全上存在嚴重短板。實事求是地說,香港特區在未來較長時期內都缺乏自行完成23 條本地立法的條件,這是香港的政治現實。在香港未能完成立法,而國家安全問題在香港日益突出的情況下,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制訂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並將有關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既能夠做到針對當前的嚴峻形勢,維護國家安全,又顧及了香港自身難以完成有關立法的政治現實,是當前最務實可行的做法。

國安缺位威脅香港經濟民生繁榮穩定

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律長期缺位,不單危害國家的安全和主權,更威脅香港的繁榮穩定。去年開始的反修例暴亂,嚴重衝擊本港法治秩序,損害營商環境,市民的安全、權利、自由受到嚴重威脅。在黑暴「攬炒」和新冠肺炎疫情打擊下,本港上季本地生產總值收縮8.9%,表現歷來最差,失業率亦升至5.2%的10 年新高,普遍預料香港經濟的下滑仍未見底。國際社會對香港信心受到嚴重影響,國際權威機構下調香港的信貸評級,海洋公園瀕臨關門,珍寶海鮮舫經歷40 多年風雨宣告無奈結業。

最近新冠肺炎疫情稍為緩和,而特區政府亦已為抗擊疫情投入3,000 多億元,目的是讓市民在疫情下保持生計和安寧生活。但當市民開始看到一絲希望後,黑暴「攬炒」行為隨即捲土重來,街頭暴力開始增加,社會氣氛再趨緊張。香港經濟已經跌落谷底,市民飯碗隨時不保,如果暴力重臨,必令香港已受重創的經濟雪上加霜,令失業情況持續惡化,香港繼續蒙受疫情和黑暴「攬炒」雙重打擊,將帶來無法承受的嚴重後果。中央此時決定為香港進行國家安全立法,盡快在香港止暴制亂,讓香港社會秩序重回法治軌道,有利於更好地保障香港廣大市民的合法權益和自由,為香港經濟民生提供更穩固的保障,香港社會各界應該支持。

中央實施「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必須指出的是,國家安全立法針對的只是極少數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保護的是遵紀守法的絕大多數香港市民。習主席多次強調,中央實施「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同時確保「一國兩制」實施不走樣、不變形。這次立法正是確保「一國兩制」實施不走樣、不變形的具體舉措,也反映中央對「一國兩制」、對香港支持的決心不變。

(刊於文匯)